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幻 > 小说:山间采药掉落悬崖被一男子所救,家人见他一面却劝我赶紧逃命

小说:山间采药掉落悬崖被一男子所救,家人见他一面却劝我赶紧逃命

关键词:猫 小说 地藏 佛像???发布时间:2019-09-24 10:00:01
小说:山间采药掉落悬崖被一男子所救,家人见他一面却劝我赶紧逃命

每天读点故事APP签约作者:槐序

1

宝观寺内,刚做完早课的和尚明乐手里端着一碗汤药,正打算给师父送去,在经过前殿的时候却不由自主地驻足,探头往殿内望去,果不其然,那位每月十五都来庙内进香的女施主此时正跪在佛像前求签,她拾起地上的竹签,注意到有人正盯着她看,于是回头,与明乐四目相接。女施主对着明乐微微一笑,捋了捋耳边的头发,点点头,眉眼间尽是春光明媚。

明乐看着女施主巧笑倩兮的模样,心中一阵悸动,脸红了起来,不知怎么却慌忙地想要躲避起女施主的目光,这才想起来要趁热给师父将药送去,赶紧拔腿就跑。可一路上,明乐脑海里却还是那位女施主的模样,挥都挥不去。才刚满十六岁的明乐,从未下过山,也没听师兄弟们提起过这种感觉,自是摸不清的,心中苦恼得很。

明乐来到后院,将汤药送到师父手中,依附在师父腿边,望着师父满脸的皱纹与暗黄的脸色,问他,“师父,你可有感觉好些?”

师父笑了笑,回他道,“师父年纪大了,又被瘴气所伤,怕是好不全了。”

明乐紧张起来,“听说后山有一种草药,专治瘴气的,我去为师父采来!”

师父摇摇头,说道,“不打紧的。”

“不,师父将我养大,我想要报答师父,我这就去为师父采药!”

说完,明乐便起身,想要跑到后山去。

“去吧,去吧,你想去便去,可是你得记住,千万不要越过了界。”

明乐不解,疑惑地看着师父。

“自古后山都是群妖居住之地,林中自有瘴气,先人以地藏菩萨的石像为界,将后山划分开来,只要你不越过地藏佛像,那些妖怪也不会伤害你的。”

明乐连连点头表示明白,与师父道别之后,背上竹篮,带上镰刀,奔向了宝观寺的后山。

时值初夏,一辆马车驶出京城,顾渊,龙铎与程一秀坐于车内,三人沉默不语,唯有顾渊怀中的黑猫璃月时不时发出细微的叫声,像是在为他们打破彼此间的尴尬。

早在数日之前,龙铎便邀顾渊一同前往宝观寺,说是那里有一处天然的汤池,最适合初夏时节泡汤了,同时也是为了给到京城之后连连被麻烦事纠缠的顾渊解乏。可谁知当天登上随心阁外等候着的马车之后,顾渊才发现车内早已坐着程一秀。

“这是如何回事?”顾渊小声地询问龙铎,语气间夹杂着事前未有通知的责备。

“程公子知晓我们要前往宝观寺,他也正巧要去宝观寺为他的祖母祈福,所以便一起同行了,更何况这马车是程公子的,算起来,我们才是顺道而行。”龙铎丝毫没有虚心,像是一切都理所应当一般。

顾渊虽为此感到不高兴,却也不跟龙铎计较,毕竟他知道他与龙铎计较不来,无论说什么,龙铎都会有自己的说辞。

于是,马车直至行驶出城门外,车内氛围一直不好。

连着睡了好几天的璃月今日终于清醒过来,她一直撒娇似地在顾渊怀中磨蹭,顾渊没有办法,只得一直抚摸着她,可她却似乎并不满意,从顾渊怀中挣脱,跳到了坐于对面的程一秀腿上。

“璃月!”顾渊轻喊一声。

可璃月完全不理顾渊,乖巧地趴在程一秀腿上,仰头望向程一秀的脸,发出娇弱的叫声。

“程公子,我这小猫犀利得很,怕是会弄伤你。”顾渊说着想要伸手去抱回璃月,却被龙铎半路伸手挡住了。

“哪有的事,我看璃月挺喜欢程公子的,你不这么觉得吗?”龙铎眯着眼,一脸坏笑地盯着顾渊,顾渊气而不语。

程一秀试着伸手摸了摸璃月的脑袋,小猫确实乖巧,闭着眼睛像是十分享受程一秀的抚弄。

“这小猫,是叫做璃月吧!确实可爱。”程一秀玩弄着小猫,脸上舒展出笑容来,车内气氛也缓和不少。

“话说回来,我还得谢谢顾渊先生。”程一秀说。

“谢我?”

“嗯,我听龙铎先生说,前些日子,我被鬼怪缠身,失去了理智,跌落悬崖,是你救了我。”

“鬼怪缠身?”顾渊嘀咕着看向龙铎,示意龙铎幸好没把真相告诉程一秀,转而又看向程一秀,说道,“应当的,不必言谢。”

虽然顾渊如是说道,但程一秀仍伸出手来,拍了拍顾渊的肩膀,微笑着道,“谢谢顾渊先生。”

顾渊看着此时正躺于程一秀怀中的璃月,迷离间似乎看见往昔的那名少女正伏在少年的胸前,甜蜜地说着情话。可顾渊不愿被这些过往的景象迷惑了心智,使劲摇了摇头,低垂着眼帘,又显得心事重重。

“顾渊先生怎么了吗?”程一秀关心着问。

“不过是想起一些往事而已,常有的,不必理他。”龙铎说着,一只手却偷偷地伸向了顾渊,捏了捏顾渊放置于腿旁的手,似是安慰着他。

到达宝观寺山脚下的时候已是傍晚,龙铎执意选择不走大路上山,而是硬拖着顾渊与程一秀走了山间的一条小路。

“龙铎先生走这条路是有特殊用意吗?”程一秀问。

“嗯……只是这边风景较好罢了。”

程一秀听见如此随意的回答,只傻笑两声不再追问。

三人行至山腰时,路遇一块大石,大石上有一个怪人盘腿而坐,面向西边,闭目不语。那怪人从头到脚都缠绕着肮脏的布条,只露出一双眼睛,完全看不清脸面,像是一个巨大的粽子。

“请问,是野狐先生吗?”龙铎站于大石边上,对着那个怪人大喊。

怪人有了反应,睁开双眼,看了看三人,问道,“嗯,你们是谁?”

“我们想要前往这后山的汤池,不知去向,请问可否指点?”龙铎询问道。

顾渊与程一秀相互看了一眼,心中皆无奈地叹道,“原来他不知道去路呀!”

“你们去那儿做何?”野狐问。

“自然是泡汤了,不过听说那里以前是一处遗迹?”龙铎继续问道。

“遗迹算不上,只不过有一个破庙而已,现在那破庙也不知是否还在……罢了,我一族到我这辈已经算是衰落了,我也没有再继续守护那里的意思,你们想去,我便告诉你们好了。”

“多谢野狐先生!”龙铎忙着道谢,却被野狐一个眼神打住了。

“不过,我有一个条件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我想要见宝观寺内的明乐和尚,若是能让我见到他,我便告诉你们如何前往那处汤池。”

“宝观寺便在山上,你想要见那和尚,自己前往不就好了?”程一秀疑惑。

“并非如此简单,我曾于明乐相约,不再主动找他,我在此处修行,如今算是功成圆满,只托付你们通知他一声便好。”

“知道了,小事而已。”龙铎回他后,便带着顾渊还有程一秀继续往山上走。

顾渊回首望了望野狐,觉得他根本不像一般的和尚,古怪得很,但又说不上哪里古怪,于是问了龙铎这人究竟是谁。

“传说野狐一族是这座山的守护神。虽说是神,但其实就是长居于此的妖怪罢了。”

“妖怪?”顾渊惊讶,“可从他身上根本闻不见丝毫妖气呀!这又是怎么回事?”

“谁懂呢,只要能从他身上得知如何前往汤池便好。”龙铎满不在乎地说。

顾渊看着龙铎的侧脸,心里暗暗琢磨,如此大费周章地想要去那汤池,绝非只是龙铎所说的泡汤游玩而已,或许,他还怀抱着其他的目的。

“那野狐是妖怪吗?”程一秀听着龙铎与顾渊的对话,也甚是惊讶,“现今的妖怪也开始学习和尚要修行了吗?”

2

夜间,顾渊三人在宝观寺留宿,也不忘打听关于明乐和尚的事,可不管问谁,得到的回答都是宝观寺内根本没有这名和尚存在。正在顾渊三人苦恼之际,程一秀突然开口。

“明乐……这辈分算起来应该与明戒大师一样,要不要去询问一下他?”

“主持大师吗?”顾渊问道。

程一秀点头。

“程公子一向都是来宝观寺为祖母祈福的,想必与主持并不陌生吧。”龙铎说道。

“确实相识,明日我们便去向明戒大师请教一番吧。”

第二日,待到明戒大师做完早课,于自己的屋内接见了顾渊三人。程一秀将三人于山间遇见野狐的事情告诉了明戒大师,同时也请求明戒大师帮忙寻找明乐和尚。

“明乐……这个名字已经好久没有听见了。”明戒大师是一个留着长胡子的老和尚,他说话的时候习惯捋一捋自己已经花白的胡子。

“这么说来,确实是有明乐和尚的咯?”龙铎问道。

“明乐,他已经不在了,许久,许久之前就已经不在了。”

顾渊三人诧异,一同疑惑地看向明戒大师。

“那是我还年少的时候,明乐独自一人前往后山为师父采药,谁知他没有记熟规矩,越过了后山的地藏佛像,失去了消息……”

山林间,雾气浓郁,一群小妖怪围成一个小圈,纷纷抚摸着地上躺着的和尚,这细皮嫩肉的,分着吃一定很美味。小妖怪们议论道,“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误入后山的人类了,也很久没有尝过美味的人肉了。”

正当小妖们想要剥去和尚的皮肉时,却被身后一个声音喝止,小妖们纷纷回头,看到一个高大的青年,皆露出恐惧的容颜,吓得抱成一团。

“你们这是在干什么?”青年问道,继续往小妖们走去,小妖们害怕得尖叫起来,统统散去。

青年走近,才看清了躺在灌木中的和尚,似乎受了不小的伤,已经神志不清。青年将和尚的脑袋摆正,这才惊叹,好生清秀的一张脸呀!青年盯着这和尚,莫名地露出笑容,将他抱起,往山间的小屋走去。

和尚清醒的时候,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简陋的竹床上,一名男子正在一旁鼓捣着什么。

“这里是……”

男子应声回首,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,“你醒了!”

“请问,你是谁?”和尚问。

“我叫野狐,你叫什么?”

“小僧法号明乐。”

野狐端着一个满是缺口的瓷碗来到明乐身旁,问他,“你怎么会昏倒在深山里头?”

明乐这才想起自己是来山里采药的,一下子从床上爬起来,却因为胸口苦闷疼痛而又躺回了床。

“我是来为师父采药的,师父叮嘱过,不能越过后山的地藏佛像,可我一心找着药草,一时没注意就过了界,原本应该是一条小路的,可一回头,小路却不见了。我只好在林中找寻其他能回去的路,不小心从山上滑了下去……这里仍是深山当中吗?”

野狐点点头。

“这么说,你是……”明乐本想问野狐是否是妖怪,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,他不敢捅破对方的身份,开始担心起自己的安危来。

“原来如此,你大概是在林中待得太久了,吸入了不少瘴气,现在身子虚弱得很。来,吃点东西吧。”

野狐从手中的瓷碗里抓出一些白色的物体,直接送到明乐的嘴边。明乐本不想吃这些来路不明的东西,但肚子确实极饿,犹豫了半会便张口吃了。等到整碗的食物都被吃完,明乐才好奇地问起,“这是何物?”

“哦,是我刚才在河里抓来的小鱼,放心,我已经烤熟了,挑去了鱼刺,捣碎过才给你的。”野狐脸上露出无邪的笑容,可明乐却一脸的恐惧,做出呕吐的模样。

“这,这竟然是肉!”

明乐虽觉得恶心,自己却吐不出来,只好用手指抠喉以助催吐,可只做干呕,没有吐出什么实质的东西来。

“怎么了?不好吃吗?”野狐紧张,疑问道。

“我是和尚,不能食肉的!”明乐一脸犯了错的惊恐,赶紧合上双手,默默地请求佛祖原谅。

“和尚?吃了肉会死吗?”

明乐不知该如何与野狐解释,只好作罢,问他,“那鱼的尸骨呢?”

野狐虽觉得莫名其妙,仍指了指门外,明乐便勉强扶着竹床起来,在野狐的搀扶下来到屋外,将野狐丢弃在一旁的鱼骨收集起来,再将它们埋于土内。

“安息吧……本来应该给你们念经超度的,可是我还不太记得熟经文,等我回寺里之后,一定再为你们重新诉讼经文。”

野狐看着如此善良的明乐,既惊讶又觉得温暖,一把拉住明乐的手,对他说,“和尚,你愿意成为我的朋友吗?”

明乐挣脱野狐的手,奇怪地看着他,“朋友?”

野狐狠狠地点头,说道,“我从出生便待在这座大山里,从来没有出去过,也没有任何人愿意亲近我,一直都是独来独往,一个人。”

“为何无人与你亲近?”

“听他们说,我们一族是受到诅咒的一族……对了,你跟我来。”野狐说着,拉起明乐,穿过林子,越过一条小溪,来到一个温泉旁。

在温泉层层的雾气中,靠山的一处有一个破烂的小庙若影若现,野狐指着那个小庙对明乐说,“母亲告诉我,我们一族的命运便是守护这个庙宇,可是母亲并没有告诉我这个庙里有什么,其他人也从来不敢靠近这里,所以,我并不知晓这其中的意义,只是一直待在这里罢了。”

明乐走进小庙,里边空间很小,没有石像,也没有任何供奉的神位,只有一个空荡荡的神龛。

“看不出这是供奉哪位神灵的……”明乐喃喃自语。

点击此处看本篇故事精彩大结局

相关内容
分享 2019-09-24 10:00:01

0个评论

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